行政院苏院长主持行政院会谈话全文 中华之声新闻网


,「简政」就是希望能达到成绩,少一点繁琐,我们既然以部会分,就请以部会负责,所以请部会首长完全负责。有些跨部会有些有问题,请政委协调处理,再让我知道结果和方向。而政委是要协调促成,不是要加门槛,也不是要加一级;政委都有各方面的经验、能力,但政委没兵没将,其实都在各部会,所以政委能够从这方面让业务更顺利、更快,我特别的期待,所以无论是法案或计画,都拜託政委,如果部会真的碰到哪些推不动,他们不能负责,超过部会或跨部会,就拜託政委协助解决,让事情能更简化、达成共识更快,是我特别的期待。因为我们也有新的政委,我请各位政委把工作分配再详细做更好,以各位政委的学养、历练,以及实务操作,必定非常清楚。现在我们也有新的政委,所以大家要如何分配较好,拜託陈副院长能够先行和政委一起了解后让我知道,我来做最后的定案。第二,希望便民,以人民角度思考问题,若用心再好,但不是从他的角度思考,人民只有不高兴和不接受。我请政务官都能走到第一线,是要解决问题,不是只有点出问题;是要能解决问题,不是要製造问题。我们只有一年多的时间,在蔡总统所赢取的执政,这一年多的时间,过去所做的计画、工作,现在我们希望不但要稳定政局,而且是希望能做出成绩,这些成绩希望能够一点一滴,好好累积。只有让人民觉得好,只有让人民感到好,才会支持我们可以继续,至于如何做得好,也请大家从人民角度来思考。在方法上,拜託不要「落落长」、不要讲大道理;不要只有描述现象。只有发生什幺事、要用什幺方法解决、谁做、什幺时候完成,我只要这四点就好,所以不要「落落长」、说不清楚,这个方法任何事情都要如此,而且要第一时间反应,如果事情已经磨了好久,不要再继续消耗下去,要快速处理。我们做什幺事,要让人民知道,时代不同了,我们做这幺多,但这次看到,有些人民并不知道,要让人民知道的方法,不是等到岁末年终买报纸半版广告,这已经落伍了,时代不是这样,现在直播的时代,手机都可以马上传播,都是第一时间。请所有同仁,督管带动自己的部会,第一时间所有事情不要让人家不知道、默默做,而要让人民知道我们在为人民做什幺,既然要让人民知道,就不能看不懂、不了解,要非常直白、一目了然、一听就懂,而且还要有吸引力,让他愿意看、愿意听,耐性大概10秒而已,怎样弄陈副院长最近好像很厉害。希望部会能够马上调整,我们要用新时代方法,请大家与时俱进,希望大家能够从这方面,让人民开始看到我们真的有做事、会做事。今天临时院会六都首长没有列席,我刚好来举这个例,六都首长是列席行政院会,连出席都不是,六都首长很忙,他们答应人民的也一堆,院会非常繁重,在这里讨论都已花大半时间,六都首长跟这些讨论的事情有些毫不相干,就算六都之间,有的也毫不相干,别人在讲,他实在不相干,坐在这里没让他讲或让他讲都很难。我过去的经验是,在当省议员时只有两都,北、高两市,当时省与市也很多事要协调,所以我建议成立中央与地方建设协调会报,请政务委员以县市别分,包括六都,政务委员各主持几个县市,中央与地方有什幺事情,中央希望地方配合处理,地方需要中央帮忙解决,我们这边谁去参加比较好,政委来代表中央与几个县市别一起去,哪些业务比较适当,拜託陈副院长想一下,与政委商量,有些适合主持,有些并不一定适合,视情况。所有地方问题与中央希望地方处理的,都先在协调会报中共同讨论,先有準备,若有必要则提行政院会,或请部会首长直接处理,这样才明快,才是解决事情的道理。我只有一点,这是国家最高行政机关,这里就是要解决事情,想办法做出成绩,让他有感觉,地方有任何问题都拿出来,这个协调会报做先期处理,需要部会再后续处理。我很希望所有部会直接扛起责任,把事情都完全了解,我们执政两年多的时间,到底是哪些事情没有解决,哪些事情是一片好心好意,却造成民怨,民怨是什幺我想部会首长都清楚,请部会首长即刻整理,以何方法解决?谁解决?何时解决?若能解决,需要我到场宣示,告诉人民,能提高分贝,更看到成绩,这样更好,请各位好好整理,我不用听整叠报告,我只快速看哪件事、哪件事,未来我会拜託李秘书长顾好院里,拜託陈副院长主持相关,我会多去走,哪些需要我去走,需要我去走比较好的,我一定剑及履及,亲自站到第一线,下午我就要看非洲猪瘟,我就要走出去。各部会一定有很多,有些是要防疫、有些是要避险的,有些是要兴利、有些是要除弊的,很多大计画已经拖很久,我希望从解决角度来做,国家长治久安,有些现在开始起步,希望不要自己设门槛,院、部里面彼此卡住,这个是我认为最不好,甲案也好、乙案也好,拖延案最不好,到底是该怎样好,讲好不能拖时间,不行的话也要讲清楚,不要耗在那里,不进不退,这点我最不能忍受。所以今天的第一时间,我讲这样,相信我讲的应该很清楚,让人民知道,也包括让立法院跟党团知道,因为他们是帮着在推动的人,这点我也特别拜託,第一时间,不要让立法委员看报纸才知道,如果从看报纸前就让他知道,感觉完全不一样,我当过立法委员很清楚这些,这些要做的细緻一些,感觉马上不一样,这些我今天很清楚的拜託大家,请大家明快处理,请大家一个团队处理,请大家用方法处理,请大家让人民有感,让立法院及国会有感处理,我们都在一个团队,谢谢大家、拜託大家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